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飛越泡沫時代 > 正文 343. 人生目標
    ♂nbsp;  出道發布會的流程基本上來說是固定的,要說什么,又接受什么樣的問題,事先也都有過溝通,因而進行起來一切順利。

    公布了出道計劃以后,又一并公布了樂隊的出道單曲將成為格力高百奇廣告曲的消息,這條信息將借前來參加發布會的媒體的筆頭昭告天下。

    正式的事說完以后,中村兄作為樂隊的代表,面對媒體表了個態,立了幾個遠大志向,再表示一下“一定會努力”。心雖然是誠的,這種場合說這些也無疑是套路話。

    不過,由中村正人當代表來發言,他這個樂隊幕后黑手的身份大概也坐實了。

    戴著長頸鹿頭套無所畏懼的巖橋慎一悠然自得的在發布會上走他的神。

    整場出道發布會持續的時間不長,十五分鐘后就告一段落。結束以后,按照業界慣例,cbs索尼和u-miz為前來參加的媒體都預備好了紅包跟禮物,還在酒店另一會場準備了自助餐,吃好喝好把人打點好,事后就有好處,這個道理在哪兒也不會變,尤其是在面對媒體的時候。

    ……

    上午開了發布會,下午就繼續在錄音室干活。

    六點,工作進行的差不多,巖橋慎一記得跟赤松晴子約定了今天見面,于是跟兩個隊友還有錄音室的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先走一步。

    找了家小飲食店吃了份雞肉燴飯,他前往代代木的錄音室。

    赤松晴子比他早來了一步,巖橋慎一到的時候,她已經替正在忙著的栗林誠一郎泡好了咖啡,巖橋慎一過來,又要去給他準備。

    “先別忙了,不然等下還要再一次。”巖橋慎一制止她。

    錄音室里就栗林誠一郎一個人在工作,巖橋慎一又跟他打招呼。

    “森友桑要從神奈川過來。”赤松晴子對他說,“我把見面的時間和地點都告訴他了。”

    “還好我們的錄音室不是很難找。”巖橋慎一道。

    兩人沒有等太久,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森友嵐士敲開了錄音室的門。

    他一來,栗林誠一郎站起來,“我去吃晚飯,巖橋桑。”

    巖橋慎一對這個參加過樂隊天國的年輕人已經毫無印象了,森友嵐士跟他也是初次見面。要不是赤松晴子,這兩人大概不會有這么面對面坐在一起的機會。

    森友嵐士是個挺帥氣的青年,眼神有點靦腆,因為這樣,反倒中和了他相貌當中的硬朗,顯得很秀氣。這種青年,大概在日常生活當中會挺受女孩子歡迎。

    巖橋慎一打量他,森友嵐士也悄悄打量巖橋慎一。

    這個制作人看上去顯得過于年輕,年輕到讓森友嵐士不敢相信現在成為了話題之作的樂隊天國是他的企劃。也正是在這個看上去跟他自己年紀差不多的青年企劃的節目里,他凄慘落選,被打擊到對自己能不能當音樂人這件事都產生了懷疑。

    赤松晴子去泡了咖啡端過來,隨后陪坐在一旁。

    等她也到場,這場談話才算正式開始。

    一開口,果然要先從已經過去了很久的bolan樂隊天國初登場這件事說起。

    現在提到這件事,森友嵐士還是覺得很懊悔,“我雖然沒有想著能取勝,但也沒想到會那么狼狽。”

    這種懊悔一瞬而過,森友嵐士接著道:“因為太狼狽,過后我一直在想,要是晚一點出場,或者重來一次,會不會不一樣?當然,心里也明白,之所以失敗,不是因為露了怯,而是水準還遠遠不夠。……尤其在之后又看了許多期節目,見識到了真正優秀的樂隊的水準以后,更是這么覺得。”

    “心里想著沒有想要取勝,其實是因為水準不夠而對自己事先所做的暗示。”森友嵐士說到這,頓了頓,“這么不斷懊悔和反思,反而讓我意識到,自己是因為喜歡音樂,對音樂有野心,所以才不能釋懷。所以在心里決定,要把音樂當成人生目標來做。”

    因為這樣,他才聯系赤松晴子,然后出現在了代代木的錄音室,和巖橋慎一面對面坐在這兒。

    “聽到這些可就放心多了。”

    巖橋慎一的話,讓森友嵐士和赤松晴子都有點摸不著頭腦。

    “之前赤松桑介紹你的時候,說你本來沒有占到臺前來的打算,剛才你自己又說,沒有想著要取勝,我還在想,那樣可就危險了。”巖橋慎一說,“不使出全力來就當不了專業音樂人,赤松桑要是介紹這樣的人給我的話,我也會覺得很為難。”

    “但是,現在你說了,要把音樂當成人生目標來做,這樣一來,就很像樣子了。”巖橋慎一想了想,“森友桑,和你一起參加比賽的隊友是怎么打算的?”

    森友嵐士回答:“青木君說,如果我放棄就職去做樂隊,那他就和我一起。”

    “既然這樣……不介意的話,下次叫上那位‘青木君’,再一起到這兒來演一場,怎么樣?”

    森友嵐士給出的是肯定的答案,“如果沒有這種想法,我就不會到這里來。”

    說出這話的時候,他的架勢,看上去總算自信了起來。

    ……

    森友嵐士離開以后,巖橋慎一想起來,問赤松晴子,“說來,你是怎么跟他認識的?”

    提到這件事,赤松晴子回道:“大概算是緣分?偶然間相遇了。”

    “緣分玄妙。”巖橋慎一并不介意這種模棱兩可的答案。

    “真要說起來,我和吉田桑那時的相遇也是緣分,像你說的這樣,偶然間遇到,然后組了樂隊。……說不定,這位森友桑,也能成為你的‘吉田桑’。”

    巖橋慎一用這種話來鼓勵她,赤松晴子聽了,從中感受到他對發現了吉田美和這件事的自豪。

    她露出一個微笑。

    這時,栗林誠一郎吃完晚飯回來,見剛才的青年已經離去,問道:“剛才那位是誰?”

    巖橋慎一看了看赤松晴子,對栗林誠一郎說,“現在還說不準,不過,也許會成為共事的同僚。”

    “是嗎?”栗林誠一郎笑道,“那我是不是也能輕松一點了?”

    “現在就讓你輕松一點。”

    巖橋慎一于是留在錄音室,跟栗林誠一郎搭了個檔,把他手頭的活給做完了。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