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次元法典 >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沖進去(這天冷的我要變身橘貓了)
    “哇啊……………”

    看著外面的風景,露易絲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她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看見眼前的景象。下面是茫茫無邊的云海,上面是湛藍的天空,遠處的初升朝陽灑落金光,看起來猶如人間仙境。

    “云,云彩上面原來是這樣的啊!”

    “如何?是不是很漂亮?”

    “嗯嗯嗯,好漂亮,連獅鷲都飛不了這么高呢!”

    聽到紅馬尾的詢問,露易絲拼命的點了點頭,而紅馬尾則呵呵一笑,開玩笑,VF-19專門增強了大氣層內作戰的效果,萬米高空對它來說還不和玩一樣,這個高度一般的生物上來不是缺氧死了就是凍死了,怕是這個世界的龍都飛不到這么高。

    畢竟低魔世界。

    “SABER,再往上會有什么呢?”

    “嗯………你猜?”

    “難道我們的世界也是一個大圓球?我聽說偉大的始祖守護了我們的世界………”

    “呵呵………你猜猜看………”

    聽到露易絲的詢問,紅馬尾不由露出了一絲苦笑。說實話,換了在別的世界,她還真就點頭了。但是這里不行,因為紅馬尾已經從伊歐娜那邊的衛星掃描云圖上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真面目。

    事實上,它還真和愛蜜莉雅和帕克說的一樣,就是個大盤子!

    應該說,這個第三坐標點整個看起來像是一個被混沌包裹起來的圓形氣泡,而在氣泡的下方則是莉娜因巴斯曾經說過的混沌之海。然后就有五根長長的柱子從混沌之海里伸出,頂著五個超級大的盤子,也就是這個坐標點的五個大陸。

    其中莉娜因巴斯和愛蜜莉雅她們所在的大陸在最中間的盤子上,而露易絲她們所在的世界則是在靠右邊的盤子上。

    媽耶,前面兩個坐標點不管是珂朵莉她們的世界還是EVA的世界,好歹都還遵循物理常識呢,這個鬼地方早就不講邏輯了,簡直就是怎么說怎么來啊………

    當然了,如果方正猜的沒錯的話,那些所謂的“支柱”并不真的起到一個支撐的作用,畢竟太空沒有重力。相反,那些柱子是起到一個把這些大陸和混沌之海隔離推開的作用,畢竟混沌之海………這要掉進去肯定就全完蛋了。

    目前伊歐娜她們正懸浮在上空,對混沌之海和五個大陸進行數據分析,方正沒讓她們太靠近混沌之海,畢竟傳聞金色噩夢之王就在混沌之海里,萬一驚擾了她可就麻煩大了。

    露易絲也只是隨口問問,沒有得到答案也不深究,而是依舊興奮的看著外面,看著云海和云層下的大地,不時的發出驚呼。

    “那邊我知道!”

    “啊,是葛倫特,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到這里了,騎馬最快也需要一天呢!”

    人類對于飛行的向往是天生的,露易絲當然也不例外,不過這個世界的人沒辦法飛行。在莉娜因巴斯她們的世界,但凡高級的魔法師都會飛,莉娜因巴斯會飛,那個小丑也會飛,事實上,在那個世界,能否飛行本身就代表一個魔法師的等級,你要看見一個會飛的魔法師,二話不說直接投降才是真的。

    因為會飛的都是狠人。

    但是在這個世界,人是打破頭都上不了天的,只能夠通過馴服類似獅鷲,亞龍之類的飛行動物來飛,而高度一般也就在幾百米左右。

    像這種直接飛到萬米以上高度的,怕是前所未有。

    “好了,前面就是阿爾比昂。”

    然而,紅馬尾的一句話還是讓露易絲大吃一驚。

    “這就到了?”

    “不然你以為呢?”

    “這………………”

    面對紅馬尾的反問,露易絲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的確,從剛才她看到的場景來說,這架奇怪的大鳥速度很快,只不過因為實在太高了,以至于露易絲甚至對速度都沒概念了。她只是看著下面的大地緩緩移動,完全沒有想到這一眨眼幾百上千里地就過去了。

    “就是那個吧………”

    此刻紅馬尾也打開了屏幕,調出了前面的偵查圖像,可以看出阿爾比昂是一片漂浮在空中的島嶼———這也很正常,魔法世界總有這些不講邏輯的玩意兒。

    珂朵莉她們的世界不就是這樣嗎?

    不過眼下的問題不在于這片浮空島,而在于浮空島上的情況,只見數十艘飛正在空中的戰艦正圍著王宮狂轟濫炸,當然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突破防御的跡象。

    但是看情況,這也就是時間問題了。

    “這可怎么辦?SABER?”

    看到這里,露易絲也緊張了起來,阿爾比昂的情況她也是知道的,現在一看就是貴族聯軍已經包圍了王宮,戰斗能夠持續多久,完全就看王室那邊能支撐多久了。在這種情況下,她們要怎么進去聯系威爾士皇太子?

    然而紅馬尾給出的解決方案也相當簡單。

    “直接沖進去就好了。”

    說道這里,紅馬尾一拉操縱桿,只見戰機在空中猛然一個一百八十度翻轉,然后迅速向下,朝著被艦隊包圍的王宮俯沖了過去。

    很快,包圍王宮的艦隊,和被艦隊包圍的王宮衛兵,都注意到了那個從天而降的奇怪東西。

    那是什么?

    舉起手中的單筒望遠鏡,艦隊指揮官皺起眉頭,他從來沒有看見過那樣的東西,能夠在天空中飛行的,除了戰艦之外就是飛龍了,可是眼下這個東西看起來不像飛龍,上面也沒有做人,它的翅膀也是古古怪怪的,根本沒有扇動。

    那么這東西究竟是怎么飛起來的?

    這個疑問在指揮官腦子里只是轉了一圈就直接拋在了腦后,這些問題是煉金術師需要考慮的事情,他只需要履行自己身為軍人的職責。

    “警告炮擊,要求對方表明身份!同時準備發動攻擊,阻止………”

    然而,指揮官的命令甚至還沒有說完,就看見眼前一花,下一刻那艘古怪的紅色怪物就這么從他們的頭頂飛了過去。

    這么快的速度?!

    看見這一幕,指揮官頓時大吃一驚,但是他還來不及再做什么反應,伴隨著猛烈的呼嘯聲,一股狂風姍姍來遲,頓時把甲板上的眾人給吹了個七葷八素。

    “那個怪物過來了!”

    這會兒,看著向王城突進而來的戰機,城墻上的士兵們也大聲喊叫起來,他們絕望的舉起手中的武器,然而這個時候戰機已經飛越了城墻,沖進了王城。看到這一幕,不少士兵甚至都絕望了,他們都認為這一定是貴族軍的某種新型武器,而現在,他們突破了最后的防御!

    “沖過來啦!!”

    看著眼前沖過來的戰機,其他人也是大喊著紛紛避開,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個古怪的東西即將撞上王宮的時候,它猛然身形一轉,接著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類似魔導人偶般的龐然大物,隨后從這個怪物的腳底下噴射出了猛烈的氣流,瞬間停在了王宮前的廣場大殿上。

    接著,艙門打開,紅馬尾帶著驚魂未定的露易絲走了出來。

    “你差點兒嚇死我,SABER!”

    露易絲這會兒一臉的劫后余生,剛才紅馬尾駕駛戰機就這么沖過來她還以為這怪東西失控了,差點兒把她嚇死!

    “這不是趕時間嗎?”

    紅馬尾撇了撇嘴,接著望向四周,這會兒看見上面走下來兩個女孩,其他人也是小心翼翼的靠了過來。

    “我們來自托里斯汀的使者,找威爾士皇太子有事,他人在家嗎?”

    “你們不是貴族派的人?”

    聽到紅馬尾的詢問,一個老貴族站出來詢問道,而露易絲也急忙回答道。

    “我們是來自托里斯汀的使者,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威爾士皇太子商談,一面說著,露易絲舉起了自己右手上帶著的紅色寶石戒指。

    “這是信物!”

    “那的確是水之戒指。”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金發的青年走了出來,看見他的出現,周圍的人都有些騷動,不過對方只是擺了擺手,接著來到露易絲的面前。

    “你手上這個,是安麗埃塔的水之戒指,對吧。”

    “是的。”

    “那么看好了。”

    一面說著,青年一面伸出手去,取下自己手中戴著的戒指,靠近了露易絲的戒指,很快,兩個寶石開始產生共鳴,閃現出了仿佛彩虹般的光輝。

    “這是阿爾比昂王家相傳的風之戒指,水和風形成彩虹,這是王家溝通的橋梁。”

    “失禮了,皇太子殿下!”

    在確認對方的身份之后,露易絲急忙跪下行禮,而紅馬尾也對他點了點頭。

    “好了,在這里說話也不是個事情………”

    說道這里,威爾士皇太子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紅馬尾身后巨大的機器人,然后轉過身,

    “跟我來吧,我們里面談。”

    聽到這里,露易絲急忙起身跟了上去,紅馬尾走了兩步,然后又想起什么,跑到戰機旁邊踢了一腳,隨后腿部的彈倉打開,一個打著哆嗦,迷迷糊糊的家伙從中翻滾了出來。

    “嘖嘖嘖,魔法師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

    看著半死不活的瓦魯多,紅馬尾聳聳肩膀,然后哼著小曲直接走了。

    至于瓦魯多的死活,關自己什么事?

    她又不是沒提醒過。

    在這之后,威爾士在自己的房間里接見了露易絲和紅馬尾,還有好不容易才回復過來,到目前還直打哆嗦的瓦魯多。

    “是嘛………安麗埃塔要結婚了………”

    看完了這封信,威爾士長長的嘆了口氣。接著走到旁邊的書桌前,打開了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個盒子用鑰匙打開,隨后拿出了另外一封信。他深情的看著那封信,打開之后再次慢慢的讀了一遍,然后合好放入信封之中,交給了露易絲。

    “這是公主曾經寄給我的信,已經確實還給你了。”

    “非常感謝。”

    露易絲恭敬的低下頭去,接過了那封信。

    “真沒想到,在敗北之前還能夠看到安麗埃塔的消息,這樣也算是不錯吧。”

    “殿下………”

    聽到威爾士皇太子的自言自語,露易絲有些忍不住開口詢問起來。

    “您剛才說光榮的敗北,難道就沒有獲勝的可能嗎?”

    “呵呵。”

    威爾士微微一笑。

    “敵軍五萬,我方三百,結局已經注定了,我們所能夠做的,也只有讓那些家伙瞧瞧我們英勇戰死的樣子而已。”

    “您的犧牲也是一樣嗎?”

    “是的。”

    “…………………殿下。”

    聽到這里,露易絲似乎下定了決心。

    “請恕我失禮,我想問這封信………您剛才交給我的這封信………是情書吧?”

    “是情書。”

    或許是快要死了的緣故,威爾士皇太子并沒有猶豫。

    “的確如你想象,事實上在這封信里,安麗埃塔還以始祖的名義發誓與我永遠相愛………你也知道,以始祖之名發誓相愛,是只有在結婚時才能做的。如果這封信曝光的話,那么她就會犯下重婚的罪行………到時候會有什么后果,你應該很明白吧。”

    哦呵,這可有意思了。

    聽到這里,紅馬尾多少也有些驚訝,她原本也只是猜測是普通的情書,或者私密點兒的最多就寫了一些私通之類的玩意兒,沒想到這封情書居然還算是結婚證書?

    也就是說要安麗埃塔和那個什么皇帝結婚的話,算是二婚?

    嗚哇,那國王要知道了不氣死才怪。

    難怪那個綠茶公主一副死了親媽的樣子。

    “總,總之,公主殿下是和皇太子殿下相戀了吧!”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殿下!”

    聽到這里,露易絲不由的激動起來。

    “殿下,請逃吧,逃到托里斯汀來!請和我們一起回托里斯汀吧!我們有SABER的坐騎,您也看到了,它的速度很快,一定可以安全的帶您逃離的!!”

    “這可不行。”

    然而,面對露易絲的請求,威爾士微笑著搖了搖頭,但是露易絲顯然不會就這么放棄。

    “殿下,這不是我的請求,而是公主殿下的請求,難道公主殿下那封信上沒有寫嗎?我相信公主殿下絕對不可能看著自己深愛的人而見死不救的!”

    聽到這里,威爾士搖了搖頭。

    “事實上,她并沒有寫。”

    “殿下!!”

    “我說露易絲,你也差不多行了。”

    這會兒紅馬尾終于看不下去,出來打斷了露易絲的話。

    “你是和公主有仇啊?還是和皇太子有仇啊?”

    “你怎么說話呢?SABER,我是想要讓皇太子逃命啊!”

    “好吧,那么你有沒有想過后果?”

    “后果………?”

    “沒錯,作為阿爾比昂的皇太子,如果逃亡到托里斯汀的話,不就剛好給了那群貴族對托里斯汀發動襲擊的借口嗎?你以為安麗埃塔公主為什么要嫁給那個什么皇帝啊,不就是為了與對方聯盟,防范阿爾比昂貴族軍的襲擊嗎?你這是把借口往人家面前送啊。”

    “這……………”

    “還有,退一萬步來說,假設皇太子真的去了托里斯汀,那肯定就只能隱姓埋名了,也不能夠展現自己的真實身份。就算這些都成功了,以后呢?”

    “以后?”

    “沒錯,他們兩個彼此相愛不是嗎?但是皇太子明面上已經死了,安麗埃塔肯定不可能和死人結婚啊,所以她必然會和其他人結婚,然后你就讓皇太子在旁邊看著自己的戀人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還是讓安麗埃塔一面被自己的戀人看著一面在別的男人的懷里?莫非你還有這種興趣不成?”

    “我怎么可能會有這么惡劣的興趣啊!”

    “所以咯。”

    紅馬尾攤開雙手。

    “而且,皇太子已經做出了決定,就尊重他的決定吧。”

    “……………………”

    這一次,無言以對的露易絲低下頭去,一言不發,而威爾士則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的確,正如這位小姐所說,這是我做出的決定,安麗埃塔也是王族,她是不會把個人感情放在國家大事之前的。你是一個正直的人,瓦利艾爾小姐,但是………一個正直的人是做不了大使的。”

    最終,垂頭喪氣的露易絲和紅馬尾告辭離開了房間,本來紅馬尾的意思是搞定收工回家吃飯,不過威爾士皇太子倒是邀請她們留下來參加這個王國的統治者最后的晚宴,考慮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紅馬尾倒也沒有拒絕就是了。

    然而,瓦魯多卻并沒有一道離開。

    “你還有什么事嗎?子爵殿下?”

    “是的,我有件事想要拜托殿下。”

    一面說著,瓦魯多一面低下頭去。

    “事實上,我正打算今晚向露易絲求婚………我希望殿下能夠做我們的媒人,為我們舉辦婚禮。”

    “哦?”

    聽到這里,威爾士皇太子稍微愣了一下,隨后很爽快的答應了。

    “沒問題,這也是很浪漫的展開啊,為情侶祝福也是王族的工作,在滅亡之前,還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讓我非常高興呢。那么,明天在決戰之前,我會為兩位舉行婚禮的。”

    “不勝感激。”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