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章節目錄 753. 大軍匯合
    大理善闡府。

    張玨親率兩萬大軍在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將三部聯軍轟炸得潰不成軍以后,短短數日,便是兵臨善闡府外。

    大理上層都已知道宋軍中有那克制熱氣球的新式武器,不出意外沒有出城迎敵。

    因為肯定打不過。

    有熱氣球,又有沖天炮的宋軍可以說已經沒有什么破綻了。在野外大戰,除非是數倍兵力于宋軍,不然根本沒勝利的希望。

    熱氣球的威力,他們大理也是清清楚楚。沒有什么大軍能夠經得住熱氣球的轟炸。

    善闡府總管姜夔親臨城頭。

    城外旌旗飄揚,大軍綿延不見盡頭。

    此時,姜夔臉上神色無疑是極為凝重的。

    援軍往秀山,遭逢大敗。現在張玨大軍親臨城頭,無損退聯軍,這種威勢,足以讓得他心中忐忑。

    光憑現在善闡府內的士卒,若是大宋禁軍不計代價,他們根本沒可能守得住城池。

    至于那些部族私兵,姜夔現在已然不抱太大希望。

    光是被飛天軍轟炸這回,怕是就足以將那些部族首領們的膽子給嚇破了。

    他雖自問和這些部族首領關系處理得還算不錯,但也絕不相信他們會為他姜夔就率著家底過來誓死守護善闡府。

    除非,是他能夠在此戰中得到些許勝面還差不多。而這,光光依靠他的善闡府軍,無疑是做不到的。

    在深深凝望過城外以后,姜夔回首向著西北方向看去。

    那里,是大理國都。

    威楚府已失,國都禁軍正在向著這善闡府趕來。他只希望,這次國都禁軍能夠趕得上才好。

    若是等到善闡府破,他們才到,那顯然并沒有什么意義了。

    城頭上,無數投炮車林立。旁邊堆積著整整齊齊的轟天雷、箭矢等等。

    城垛上強弩后都有士卒嚴陣以待。

    當然,百姓也少不得。

    縱是有威楚府做前車之鑒,姜夔也沒有別的法子,面對大宋火器,只能以百姓為質。失民心,總比失城池要好。

    只是他做得又要比邢元德要全面些,在押這些百姓上城頭以前,多多少少已經做過些思想工作。

    但讓得姜夔沒有想到的是,大宋禁軍到得城外以后,卻是沒有火速攻城。而是在城外開始安營扎寨。

    這是真正的安營扎寨,而不是只做做樣子。因為營內很快就有炊煙裊裊升起。

    大宋禁軍竟是不急于攻破善闡府似的。

    但這,也沒有讓得姜夔變得輕松。

    他門大理有國都禁軍正在趕向善闡府,宋軍何其又沒有大軍正在向著這里趕來?

    張玨后頭苗成所率的兩萬大軍,還有從威楚府折道的張紅偉、劉諸溫兩軍,此時可都正在向著這善闡府趕來。

    眼瞧著張玨不著急,姜夔反倒是更為焦慮起來。

    因為等到宋軍六支禁軍匯聚,他甚至都難以想象,即便是有國都禁軍趕到,他們就鐵定能夠勝過宋軍?

    宋軍火器強大至極,可不是光憑人數就可以估量其真正實力的。

    可是,姜夔現在卻又毫無辦法。

    宋軍不是為奪善闡府而來,而僅僅是為蕩平城內府衙、糧倉等等。他若是率軍撤退,便等于是將善闡府拱手讓給張玨。

    且不說這回損失如何多的金錢,光是這面子,大理就不能丟。

    再說他姜夔,若是遇到宋軍攻城,不戰而退。他以后在大理的威望也會大打折扣,甚至沒法繼續才朝廷立足。

    秀山郡的趙良才起碼還死戰過,有苦情牌可打,他又有什么由頭?

    于是乎,姜夔只得在善闡府內硬撐著。

    如此過去兩天。

    又有大隊軍馬到得善闡。

    是天機軍和天閑軍。

    大理國都禁軍還未趕到善闡府,張紅偉、劉諸溫兩人便率著大軍先行趕到。

    在秀山、威楚府俘虜的那些降卒都被他們扔在威楚,沒有再押在軍中。

    此刻,天機、天閑兩軍還有一萬五千左右。

    雖然這已經讓兩人很是心疼,但從客觀層面上來說,兩軍連破兩個郡城,幾乎等于打下大理小半疆土,這種戰損,自然已經能夠算是微乎其微。更何況,此時他們軍中還攜帶著無數的原本屬于大理的金銀珠寶。

    軍中士氣高昂,還是帶著連勝氣焰的,可謂彪炳。

    他們直接從威楚府進善闡府,從善闡府西城門繞到東城門和張玨大軍匯合,善闡府內士卒竟不敢攔。

    到軍營外,張玨親自迎出軍營。

    大宋數萬禁軍,赫然都沒有太將城頭守卒放在眼中似的。

    張紅偉、劉諸溫兩人下馬,單膝跪地,“元帥!”

    張玨連忙上前拽起兩人,笑道:“兩位軍長辛苦了。此次大理之戰,你們作為先鋒,功不可沒。”

    兩人都是有些謙遜地搖頭。

    張紅偉道:“這都是劉軍長功勞,我只是在后頭替劉軍長搖旗吶喊而已。”

    到得他這個層面上,已經不必要再想方設法去爭軍功。因為便是再爭,短時間內也沒可能晉升到元帥層次。

    “張軍長客氣了。”

    劉諸溫道:“劉某不敢居功。此番秀山、威楚兩城,我們折損將士將近五千,實在算不得功不可沒。”

    張玨輕輕嘆息,“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但為這天下大定,他們死得其所。”

    大宋的將士待遇是最好的,但同時,因為要顧及百姓,卻也無法避免的要白白多折損許多人。

    這點,趙洞庭早就已經在軍中說過。

    軍人,必須要有奉獻精神。

    張玨伸手指向營內,“走,咱們先進營再說。”

    張紅偉、劉諸溫兩人對著軍中副將點點頭,便跟著張玨向著營內走去。

    軍中副將們安排士卒安營扎寨。

    城外軍營以極快的速度壯大起來。白色帳篷很快怕是要出現漫山遍野之勢。

    兩人跟著張玨到帥帳內坐下。

    才剛坐定,劉諸溫就問道:“元帥,咱們時候攻善闡府?”

    張玨輕輕笑道:“什么時候攻善闡府,那得看大理國都內的禁軍什么時候趕到。”

    這話,讓得劉諸溫和張紅偉兩人都是露出驚訝疑惑之色。

    高興和任偉兩人嘴角則是露出淡淡笑意。顯然,他們都已經知道張玨的打算。

    張玨又道:“咱們千里迢迢來到這大理,無數將士折戟,難道真就劫掠些金銀珠寶,這就回去?”

    劉諸溫瞬間意會張玨的意思,震驚道:“元帥是打算將大理國都的禁軍覆滅于此?”

    “哼。”

    張玨輕哼道:“姜夔在等他們大理國都的援軍,本帥倒要看看。待他們國都禁軍趕到,他們是否敢出城迎戰。大理這些年來窮兵黷武,招納將士無數,又不肯安分,和蜀中關系莫逆。他們已然是我們大宋西疆的大患,這回,非得打掉他們幾顆牙齒不可。”

    劉諸溫輕輕點頭,“等大理國都禁軍趕到,咱們就即刻開戰?”

    “嗯。”

    張玨點頭,“待得苗成率領大軍趕到,我們便有接近六萬精卒,這么多兵力,還吃不下他大理國都的禁軍?除非他們敢傾巢出動還差不多。”

    說著卻是又輕笑起來,“便是只有我們這不到四萬精卒,本帥也有把握對抗大理十萬軍卒了。”

    他顯然對自己麾下的禁軍充滿自信。

    也是,張紅偉、劉諸溫兩萬大軍尚且都能連破秀山郡、威楚府兩城,打得整個大理都毫無辦法,對這樣的麾下,怎么可能沒有自信?

    “好。”

    饒是劉諸溫,此時也是有些激動,猛地將扇子放到案桌上,“那咱們就等他們大理號稱最精銳的國都禁軍趕來。”

    這日,軍營里根本沒有什么緊張的氣氛。

    而相較于大宋軍營,善闡府內氣氛倒是要顯得緊張許多。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