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妙醫圣手葉皓軒 > 章節目錄 第1909章 真性情
    第1909章 真性情

    “醫圣,果然是真性情人物啊。”z先生伸出戴滿了鉆戒的大拇指道:“呵呵,你難道不怕我下毒嗎?”

    “我是醫圣,我會怕你下毒,你真逗。”葉皓軒像是看傻逼一樣的看了這家伙一眼道:“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毒能毒倒我了,倒是你要小心一點,我們中醫不僅會治病,更加會下毒。”

    “呵呵,這點我挺放心的。因為你對我起一點歹意,我馬上就會知道的。”z先生微微一笑道:“我身上有人體神經傳感器,只要你敢動一點其他的念頭,我保證,你和這個女人會一起去死。”

    “那我現在人已經來了,酒也喝了,你是不是可以放她走了,我們之間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葉皓軒淡淡的說。

    “這個有些不太好辦啊。”z先生一幅為難的樣子道:“因為在你來之前,我和這個女人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如果她還活著走了,那我以后就會有麻煩……呵呵,我也沒有想到,你這么快就會來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今天她走不了了?”葉皓軒看了一眼z先生道。

    “不錯,她今天走不了了。”

    “你要清楚,你只是用她做誘餌讓我出來的,現在我來了,你應該放她離開。”葉皓軒耐心的和這家伙講著道理。

    “我是這么打算的,但現在她在這里,你投鼠忌器,不敢對我怎么樣,如果我放她走了,我可不敢保證,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z先生雙手一攤道:“醫圣,關于你的傳說有很多,我不認為我們這邊的幾個人,就能控制得了你。”

    “你這樣說,真的讓我有些為難啊。”葉皓軒的眉頭皺了起來:“你要知道,我一直都不是什么耐性好的人。”

    “你不是耐性好的人,我的耐性同樣不好。”z先生一只手搭在桌子上,他頗有節奏一下一下的敲著桌子道:“你現在還有十分鐘的考慮時間。”

    “如果我考慮不好呢?”葉皓軒道。

    “那就不好意思,我在她身上植入了一些東西,從十分鐘以后,每過十分鐘,她身上一些地方的中樞神經就會陷入沉睡。”

    “不出一個小時,她就會徹底的成為一個植物人,但是不要擔心,她不會死,到那個時候,你還是有挽回的余地的,只要到那時候,你答應了我們的條件,我保證,你還有機會救她。”z先生按下了手表道:“就是現在。”

    “呵呵,你現在身邊,貌似沒有一個比較可靠的高手啊。”葉皓軒四處看了看道。

    “你有些落后了。”z先生淡淡的說:“現在都是拼科技的時代,誰還會拿著冷兵器四處張揚?”

    他說著用腳在地下一蹬,他所坐著的轉椅就自然的向后滑去,在他靠到墻的同時,一堵光幕驟然落下,隨即光幕停下,化成了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子,把他和許若夢同時罩在里面。

    “這個罩子,是高科技的防彈玻璃,它可以經得住任何狙擊器材的狙殺,而且據說就算是比火箭彈強上十倍的殺傷力武器,也無法將其打開缺口。”z先生得意的笑道:“從現在開始,你還有一個小時的考慮時間,一個小時內,我還能將她救過來,如果一個小時之后,那就不好意思了,就算是我,對于她的情況也是無能為力。”

    “不要以為你是醫圣,就可以挑戰一下我們的科技,你挑戰不了,華夏五千多年前的東西,能和現代的東西比嗎?中醫?呵呵。”z先生笑了。

    “我覺得,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葉皓軒冷笑了一聲,他盯著這家伙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這么做,因為你現在已經激怒了我,激怒我的后果,很嚴重。”

    “葉皓軒,你走吧。”許若夢開口說話了,她淡淡的笑道:“其實說真的,只要你能來,我已經感覺到很滿足了,至少你的心里有我。”

    “若夢。”葉皓軒笑了笑道:“其實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救你離開這個地方,如果救不了你,我來這里也沒有任何意義。”

    “不,你不用救我,只要讓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許若夢搖搖頭,她笑了,笑的很開心,看得出來她是發自內心的笑。

    “葉皓軒,現在我想問你一個問題。”許若夢道。

    “不,這個問題還是等你出來以后在問吧。”葉皓軒握緊了拳頭。

    “不行,我怕現在不問的話,以后就會在也沒有機會在問了。”許若夢有些固執的搖搖頭,她看著葉皓軒,一字一字的說:“你喜歡過我嗎?”

    “你出來,我告訴你答案。”葉皓軒微微一笑道。

    “呵呵,醫圣,你確定,她現在還出得來嗎?”z先生微微一笑道:“如果你現在同意跟我走,我或許會答應你,只讓她成為植物人,并不會真正的讓她死。”

    “如果你考慮清楚的話,在你身邊的桌子里面,會有一支藥劑,只要你注射了那支藥劑,我就會放心的帶你走,不然的話我是不會出來的,因為你分分鐘能玩死我。”z先生對于這一點,他還是有自知之名的。

    “你說的是這個嗎?”葉皓軒從自己身邊的抽屜里面找出了一只注射劑道。

    這是一支湛藍色的液體,這液體看起來很熟悉,葉皓軒拿在手里晃了晃,并沒有發現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對,就是這個,呵呵,你不覺得這個玩意看起來很熟悉嗎?”z先生笑了。

    “的確是看著有些熟悉。”葉皓軒一點頭,他有些狐疑的看著z先生道:“你說,這個玩意,不會就是永恒之水吧。”

    “不錯,就是永恒之水,那個曾經困擾了你很久的永恒之水。”z先生一點頭,他哈哈大笑道:“看來你對這玩意印像很深啊。”

    “呵呵,我當然對這玩意印像深了。”葉皓軒笑了笑道:“這東西,曾經困擾了我很久,一度連我的醫術對它都沒有辦法。”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