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你的蛋丟了![星際] > 章節目錄 77|三星
    “陛下,你能不能到外面去等”歐少尉盯著硬是擠進孵化室的霍德希汶,顯出萬分無奈,她堂堂帝國首席軍醫在這里,還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是是是,她理解為人父母的心態,可同樣身為父親之一的森爵,人家還是生出蛋寶寶的親爸爸,也不像陛下這位只貢獻了體力的緊張老爹,森爵老老實實坐在玻璃房外的長椅上,正看著手機呢。

    霍德希汶不為所動,他一手抓住嬰兒床的欄桿,一手舉著相機,認真的“不行,我得看著寶寶破殼,這一刻太重要了。”

    歐少尉苦笑不得的指著外邊“陛下,要不你去陪著爵爺,你看看他,頭都沒抬過。”等等,他兩在這兒候著寶寶破殼足以兩個時,森爵低頭玩手機居然沒抬頭,是想得頸椎病了嗎

    “爵爺,你快起來活動一下啊”歐少尉朝著門口大喊。

    “行了行了,你別管爵爺了,先看我兒子。”霍德希汶指著蠢蠢欲動的蛋寶寶,急切的到。

    破殼也是需要時間的好嗎歐少尉用手腕托住腦袋,心的不碰到手上的無菌手套,“好吧,陛下你不要靠太近,剛破殼的寶寶是很脆弱的,對周圍環境的要求很高。”

    霍德希汶理解的點點頭“不錯,所以我才穿著防護服。”我的意思是你拿著相機的那只手不要一直抖灰塵都給我攪動起來了。歐少尉頭痛極了,能見到陛下這幅模樣她真是何、其、有、幸。

    森爵在干嗎呢,他最近再次愛上一款聯賭錢游戲,每天和一群真正的老東西賭的不亦樂乎,反正有霍德希汶的工資卡作支持,五局結束,森爵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又輸了不少錢呢。森爵扭扭僵直的脖子,套上隔離衣,跟在霍德希汶身后。比起焦躁不安的霍德希汶,他的狀態算得上平靜,當然如此,又不是第一次看兒子破殼,有什么好激動的。破殼之前寶寶會在蛋里面待很久,急也沒有用,森爵打了一個的哈欠,看著暖燈下的蛋,估算著時間。

    時間一轉而過,蛋寶寶終于要破殼了,暖光穿透了蛋殼,能分辨出里面蜷縮的人影,只見他捏著拳頭,雙腿試探著一動一動,仿佛要將殼子踹開。

    “兩位,我們要清場了”歐少尉流著淚。

    “爵爺,你看見了嗎”霍德希汶激動的握住森爵的掌心,他鼻頭一酸,含糊的到“好不容易等來這一天,我真是”

    “很欣慰,很幸福吧。”森爵笑著接下去,將他的手抬起來在唇邊吻了吻,“我以前也是這樣的感覺,你終于體會到了啊。”霍德希汶不好意思的嗯了一聲。

    “哎,好了,討債的寶寶要出來了,新手爸爸記得好好帶孩子。”森爵調笑著。

    喂,你們兩個,不懂清場是什么意思么歐少尉帶著幾位緊張到頭皮發麻的醫生守在寶寶身邊,等待著第一絲裂痕出現。

    “咔咔”兩聲之后,霍德希汶睜大了眼,只見通體盈白的蛋殼突然出現了一道的裂痕,到不足以分辨,霍德希汶還是看見了,他手舞足蹈的對著森爵“爵爺,你看見了嗎,看見了嗎”

    “我聽見了。”森爵肯定的。

    看見霍德希汶全無形象的樣子,大家默不作聲的想原來陛下和普通的父母并沒有任何不同。

    “陛下,快破殼了,你和爵爺真的不考慮出去等嗎”歐少尉最后一次問到。

    “隔離衣都穿上了,你覺得呢”霍德希汶傲氣的問。

    “好了好了,大家準備準備,迎接帝國寶寶的誕生。”在場的都是帝國數一數二的軍醫,他們被霍德希汶的情緒感染著雙手顫抖的迎接著皇子的誕生。

    “咔咔咔”破殼聲更加響亮了,霍德希汶懷疑的看了眼森爵,這聲音怎么有點像老鼠啃東西的聲音森爵倒是一臉平靜的樣子。霍德希汶甩甩腦袋,將這個荒唐的想法扔到一邊。就在這時,蛋殼上的細縫圍著外殼繞了一圈,的蛋液從縫隙中溢了出來,霍德希汶屏氣凝神,只見一個的拳頭破殼而出,沿著縫隙將蛋殼分成兩半。的人兒躺在剩下半個蛋殼中,臉蛋紅通通皺巴巴的。

    “破了破了”歐少尉振奮的,她趕緊著手清理寶寶的口鼻,寶寶皺臉哼了兩聲表示他來了這個世界。剩下的醫生則為他打理身體,準備棉被,檢查生命體征。

    “爵爺”霍德希汶激動的像個孩子。

    “嗯,看著呢。”森爵笑瞇瞇的望著他。

    剛破殼的寶寶只有一團,穿上衣服包裹在被子里面讓人不忍心觸碰,霍德希汶猴急的想伸手,卻苦于入手無門,誰叫谷回來的時候已經成為一個大寶寶了,能自己直起腰,他平時抱的時候并沒有任何畏懼感,可這個才破殼的家伙軟軟的,他很想將他攬在懷里,又怕自己動作粗魯傷到了他柔軟的身體。

    “爵爺”忽略眼前的軍醫,霍德希汶第一時間向森爵求助。

    “笨。”森爵起來,從歐少尉手中接過寶寶,動作熟練用手臂呈一條直線的托著寶寶的頭,頸、背,和屁股,另一只手輕輕拍打包著寶寶的被子,霍德希汶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盯著森爵。

    “很簡單的,你要不要抱一抱”森爵看他束手無措的樣子,樂呵呵的問。

    霍德希汶掂量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沒有接過寶寶,只是“我還是不敢,爵爺,你抱著吧,我慢慢學。”

    森爵笑了兩聲;“好啊。”

    寶寶很快被接回了家,霍德希汶完全是一個新手爸爸,對待脆弱柔軟的嬰兒根無從下手,不得不萬分謹慎。蛋寶寶取了名字西亞,霍德希汶不愿假手他人,一邊銜著奶瓶嘗溫度,一邊抱著西亞哄著。

    森爵在霍德希汶的驅使下,主動燙完奶瓶躺回沙發上。西亞太了,晝夜顛倒總是不停地哭,和谷一點都不同。而且,每次他哭都要霍德希汶抱在懷里哄,別人根連衣角也沾不到。每到這時,森爵總是坐在一旁聽著霍德希汶用各種各樣的辦法哄兒子,他困得不行卻不能睡,很快就長出了一對黑眼圈。

    霍德希汶吸了兩口奶,皺著眉“沒什么味道,確定這是人工奶么。”森爵目無焦距的望著遠處,天啦,這生活什么時候是個頭

    霍德希汶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他不停的問到“爵爺,爵爺,你聽見了嗎”

    森爵怏怏不樂的揮揮手“我也不清楚,谷以前在惡魔星有什么吃什么,沒有奶”

    “”霍德希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糾結著將奶嘴塞進西亞的嘴里,寶寶頭頂的毛發很稀疏,顏色偏黃,看上去很像營養不良。霍德希汶喂他吃了幾口,苦惱的“我擔心這奶水不夠好,西亞看起來不夠健壯。”

    森爵長嘆一聲“省省吧,他可比谷強壯多了,哭喊聲簡直可以穿透天花板了。”

    霍德希汶想了一會兒,還是覺得不放心,他將孩子連同奶瓶塞進森爵懷里,“我不太放心,還是問問別人去吧。”

    森爵抱著癟著嘴的西亞,迅速將奶嘴塞進他嘴里,露出尖牙威脅到“兒子,你不準再哭了,你再哭爸爸也要哭了。”西亞吧唧一下嘴,眼神一亮,歡快的喝起奶來。森爵腦子放空的想,難不成自己真的老了,以前一個人帶谷完全沒有這么吃力,那孩子很好養活,且是個半血。反觀這個全血,還嬌氣的很。

    森爵嘖嘖幾下,也不怪霍德希汶凡事親力親為,他一直覺得虧欠孩子們,谷出生的時候他不在身邊,現在西亞破殼了,他恨不得使出全身力氣做一個全職奶爸,連帝國的工作都被他擱置了,這想法他可以理解,就是孩子太折騰人。

    “兒子,咱們商量一下,白天你隨意玩,晚上不要哭了好嗎”森爵托著西亞的雙臂將他舉起來,哭喪著臉。西亞伸出五指回應他,一把抓住爸爸來不及收拾的頭發,狠狠一揪。

    “啊”森爵短促的叫了一聲,頭發被扯掉幾根。全血真粗魯,谷當年的力氣根沒法比,森爵流著淚想。

    一刻鐘后,霍德希汶風風火火跑了回來,在森爵身邊到“爵爺,廚娘人工奶不如人奶好。”

    森爵愣了幾秒,陰陽怪氣的“道理我都懂,你盯著我胸口看干什么”

    “要不我們試試吧”霍德希汶從森爵手中接過西亞,不懷好意的。

    森爵呿了一聲“就算你把我擠成奶牛那種形狀,也不可能出奶的,你就別做夢了,好好喂孩子,讓他快點長大吧。”霍德希汶笑了一會兒,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切實際,不過是看森爵一臉疲倦,打趣一下罷了。

    森爵正經的提醒到“為寶寶找個體檢過關的奶娘吧。”霍德希汶看著西亞短短的一簇頭毛,艱難的同意了。

    因為全血基因西亞的成長速度非常驚人,能吃能喝能睡,還能欺負溫柔的哥哥谷。每次看到西亞暗地里搶谷的玩具,在自己和霍德希汶面前卻裝出天真懵懂的模樣,森爵總會感慨到都是同一對家長生的,怎么兩個孩子差距這么大呢,一個像惡魔,一個像天使。

    “西亞,哥哥的搖鈴呢”森爵上前問到。

    西亞坐在地上,他的頭發已經長出來了,變得烏黑油亮,他露出一側虎牙“我不知道呀。”

    “谷,弟弟拿了你的東西嗎”

    “沒,沒有。”谷話還是慢吞吞的。

    “真的沒有嗎”森爵懷疑的看著惡魔,這可是個成了精的騙子,每次森爵氣得暴跳如雷,想打西亞屁股的時候,他總能想到逃脫的辦法,且把森爵哄得喜笑顏開。然而不出半天,這家伙又故態復萌,和如今的霍德希汶頗有幾分相似。兩個孩子森爵同樣喜歡,但西亞惹事的性子真是讓他鬧心吶。

    “真的沒有拿,爸爸你不愛我了。”西亞突然淚雨磅礴,森爵簡直不懂他的淚是從哪兒來的,每次都能收放自如。

    森爵害怕任何一個人哭,他趕忙哄著西亞“爸爸怎么可能不愛你。”

    谷跟著“不要,不要弟弟沒有拿。”

    “好好好,我知道了,是我錯了。”森爵點著谷的腦袋。

    西亞見爸爸的注意力被移開,盯著谷笑了笑,搖鈴當然在,不過他塞在了哥哥屁股底下,嘿嘿嘿。

    霍德希汶曾和森爵討論過儲君的問題,長子立儲,讓西亞做太子對谷不公平,他才是真正的長子。森爵在一番斟酌后,拒絕了霍德希汶換儲君的提議。谷生性溫吞柔弱,學東西很慢,西亞反應迅速聰穎至極,任何東西過一遍就能輕易上手,顯然他是更適合從培養的對象。想想也是,谷到現在還不能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意思,而西亞早就能跟著管家念史詩了,霍德希汶再沒有提過這件事。福利 "songshu5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