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翁主,您的替身已上線 > 章節目錄 第三章 生辰之變
    她在什么,季緋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了,她只知道那個叫做何韻情的人扮成自己騙了自己的母妃父王兄長還有江北王府的所有人,她現在只想揭穿她。

    可是無論她怎么邁步都不能跨出一步,放開了喉嚨哭喊母妃也不曾再往她這邊看一眼。

    她就這樣看著母妃抱著何韻詩一步一步走遠。

    看著母妃離開的時候,季緋的眼淚一顆一顆地流下來,淌在臉上熱辣辣地疼。

    直至母妃的背影完全消失,季緋的眼淚終于流干,再也擠不出一滴來,她此時感覺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一般,若不是此時臉上無法忽視的像火燒一般的熱辣疼痛讓她能清醒幾分,此時的季緋只怕是要變成那無知無覺的玩偶了。

    忽然間,季緋聽到一聲枝椏掉落的聲音,她警覺得四下環顧,待看見墻角的一只獒犬時,才算是放下心來,心里的悲傷在見到它時也沖散了許多。

    這時父王前些年出征遼西時帶回來的,季緋給它取名叫大王,之后全府的人便也都這么喚它。

    “大王,”季緋吸了吸鼻子,蹲身沖著獒犬招手,喚道。

    大王一路叫著沖著季緋奔過來,那樣子竟是季緋從未見到過的兇狠,直到它湊近了季緋身邊,圍著她打了幾個轉,嗅到了熟悉的氣味之后,這才恢復了慣常季緋見到的那副乖巧樣子,在她周圍撲騰撲騰地蹦著。

    季緋有些癡癡地舉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見大王也朝著她豎起的那只手蹦起來的時候,季緋激動地一把抱住大王,“大王,原來你能看得見我你一定也能聽見我話的對不對我們現在就去找母妃,現在她一定也能看見我,認出我來的。”

    此時季緋好似完全忘了臉上的疼痛,抱著大王騰地就了起來,而當她邁開腿發現竟真的能跑開,不再是只能在原地邁步的時候,她不過興奮了一會兒便連忙向著宴客廳沖去。

    以致于根沒有看見在一棵雪松樹下的雪地上一根斷枝旁躲在樹后面的一個青灰色的身影。

    “誒,這是哪里來的叫花,這里面你可不能進去”

    季緋在宴客廳門口被攔下的時候,她此時也不再糾結為什么別人又不認識自己了,只想著快些進去好告訴母妃自己才是季緋,那個她抱著的姑娘是一個叫做何韻情的壞蛋。

    只見她擺出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看向那個攔下她的男人,問道,“大胡子大叔,方才李嬸叫我去幫忙的,你不會是忘了吧”

    這個大叔姓王,長得一臉兇相,胡子長得滿臉都是,但從前季緋可不怕他,一直都叫他大胡子大叔,而且知道他喜歡廚娘李嬸已經是整個王府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誒,李家妹子”大胡子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好像是在回想是否真的有這么一回事,而季緋就是趁著他沒注意的這個當兒,混進了從另一邊進去的一堆人之中,像只泥鰍似的溜了進去。

    里面的宴會已經開始,季緋看見母妃和父王坐在主座之上,下首坐著的是她的兄長季贏,之前在雪地上載了她一程的顏樞恪此時赫然也在席位之上,位置還挺靠前的。

    季緋沖他笑了笑,見他對上自己的視線時竟只是匆匆一瞥,便又冷漠地收回了視線,季緋只暗惱這人未免也變得太快了吧,才過了多久啊就裝作不認識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直直地沖著主席的方向走去。

    奈何她現在的位置離主席上的位置太過遙遠,中間還間隔著許多人與其他物什,季緋便也不再走,干脆就在原地放開嗓子喊了起來,“父王,母妃,我在這里”

    季緋的這一聲叫喊原在這一片嘈雜的宴客廳應是激不起多少風浪的,無奈季緋喊的時候,恰好一舞跳罷,配樂也在切換到下一首之前而有了短暫的間斷。

    因此季緋的這一聲叫喊就顯得格外突兀。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季緋。

    季緋挺起胸膛,目光直直地逼向坐在父王和母妃中間的何韻情,手指著她,傲然道,“我才是江北翁主季緋,那個人根就是個騙子,是妖孽”

    滿堂寂靜。

    “系統,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原來的季緋已經死了嗎”

    “嘀之前是系統判斷錯誤。”

    何韻情急了,“那我現在該怎么辦”

    “嘀為了彌補由于系統程序判斷錯誤給宿主造成的損失,系統已經啟動了自動補救程序,對季緋使用了換顏藥水,在三年之內,她都不會恢復自己的原來樣貌。而三年過去,無論是誰,容貌都會有改變,何況你們現在還在發育階段。”

    何韻情聽了系統的解釋之后終于徹底放下心來,但是如此一來,那季緋豈不是會因此變得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何韻情有些不忍,但轉而一想,若是自己被揭穿了不是真正的季緋的話,那么自己的下場恐怕還會更慘,也便逼著自己硬下心來。

    “父王,母妃,這是哪里跑進來的叫花啊,不會還是個傻子吧”何韻情呵呵地掩嘴笑道,臉上一片無辜之色。

    “緋兒,不得無禮。”江北王低聲喝道,但語氣中顯然并非真的有什么責怪之意,他看向在比末席還要靠后位置上的那一個姑娘,雖穿著一身破舊的衣裳,可目光清亮神情倔強,根就不像是一個癡傻之人。

    “你是誰家的姑娘,又是如何進的我江北王府,既進了我江北王府,又是誰教你的這番渾話難道你不知道在我江北王府里的人最是護短嘛。我的翁主怎可任人辱罵”到后面的時候,江北王的語氣陡然一厲,季緋的眼睛刷地就紅了。

    還殘留著淚痕的黏黏的臉上又開始有淚水大滴大滴地落下來,她想告訴父王她才是季緋,才是她的女兒,奈何抽抽噎噎地就是不出話來。

    “父,父,我”

    “回王爺,是在下莽撞了,之前趕路之時在路上遇見了這個乞兒,看她可憐便將她收做了婢子在外看守馬車等候,不想卻是個腦子不清楚的,辱了大家的興致不,還險些毀了翁主的辰宴。在下這就命人將她帶下去,命人嚴加看管。在下先罰酒三杯,稍后再行賠罪。”顏樞恪完,仰頭喝了三杯酒,便對著不知何時到他身旁的一個穿著青灰色衣裳的男子命令道,“青松,還不將她帶下去”

    “是。”青松快步走過去,捂著季緋的嘴不顧她的哭鬧便將她給抱著出了宴客廳。

    雖顏樞恪的話滿是疑點,但是在宴席之上,誰也不想鬧了笑話,江北王也因此并未派人阻攔,只想著等宴會結束再將她帶來好好盤問一番便是了。而且,看著那個姑娘的眼睛,江北王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看著就讓人心生憐惜。

    但他沒想到,宴會一結束,還沒等他發布捉拿那個姑娘的命令,她就已經被顏樞恪不聲不響地帶出了江北城。美女 "hongcha8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