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難耐婚癢 > 章節目錄 第46章
    當天回到武耿之的住所,席月便躲到房間里不肯出來,她內心很糾結,對武耿之她并非討厭他,從一開始只是很怕他,到漸漸的平靜相處,直到現在對他有了些許的好感,但談不上喜歡,她不想騙他,也不想騙自己對他很討厭。

    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對他的愛情,他的表白并非第一次,可是卻是觸動了她心底深藏著的一處柔軟,她害怕自己真的會喜歡他,愛上他,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很花心,她明明愛著的人是慕勉,為什么會喜歡上武耿之,甚至對他的吻,有了感覺。

    武耿之坐在客廳惆悵地嘆了一口氣,他覺得頗是受傷,這么多天來他自然感覺到了她不再像以前那般拒絕自己,至少還有點接受自己的跡象,可是現在看來,貌似被他今天搞砸了。

    再次深深地吹口氣出來,武耿之抹了一把臉,起來上樓看到緊閉著的房門,他走過去敲了敲,里面沒有動靜,遂開口道,“月,你梳洗后,一會出來吃晚餐,別餓著自己了,知道嗎”

    語畢,武耿之搖了搖頭,便下樓去準備晚餐,在這里住的時間里偶爾倆人一起動手做飯,兩人的相處除去不同房之外,在外人眼里幾乎就是一對渡蜜月的夫妻,可惜席月完全忽略了這一點,但是對于有心思的武耿之來,他覺得這樣即使她未曾忘記另一個男人,至少他覺得這樣的生活令他感到很滿足,總有一天他能夠把她心里另一個男人的身影驅逐出來的。

    房內的席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覺得真是想氣又氣不出來,對他的厚臉皮已經沒了脾氣,但眉頭皺了皺,猛然起身快速收拾自己的行襄,她覺得不能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的話,她肯定會被武耿之吃得死死的。

    收拾好東西后,席月打開門走到樓梯口處探頭望了望,發現武耿之還在廚房里忙,快速的回到房間背起背襄,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當她出了外面大門后,一直怦怦亂跳不停的心臟終于有點安心了,恰好有輛計程車路過,她攔住了車,對司機道,“去機場。”

    “好嘞,姐是過來旅游的嗎”司機大叔是土人,不過普通話還是很標準的。

    “嗯。”

    “看你風塵仆仆的,想必是遇到今天的突發暴風塵吧,怎么不找個地方住一晚再走哦。”司機大叔完全也沒有在意她的態度,熱情地道。

    “不了,我趕時間。”  席月因為還是有些害怕被武耿之追上,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哦,這樣呀。”司機大叔從后視鏡看了一眼席月,發現她心不在焉,并不想交流的樣子,于是也閉嘴了,專心的加速開車把她送到了機場。

    想著還不想回家,又準備到其他省城玩的席月找到服務臺咨詢的時候,恰好再過一時就是最后一班航班飛往u省,她毫不猶豫的便買了機票到候機室等候。

    正準備坐下來等候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嚇了席月一跳,略微鎮定一下后,她拿出手機一看來電,不用,就是武耿之的號碼。

    咬咬牙想掛掉,但一轉念自己離開還沒告訴他,就算現在她告訴他,他也趕不及追得上自己,遂按了接聽鍵。

    “為什么要離開現在已經不早了,你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

    席月沉默了幾秒后,才緩緩地,“我覺得我們不應該這樣子,你應該找一個更好的女人,而不是我,謝謝你這段時間來的照顧,我很開心很快樂也很滿足,謝謝你,再見。”

    完,她不等武耿之回話,狠心地把手機關掉了。

    而武耿之卻在她掛了電話之后,郁結得把手機砸向墻壁,頹敗的滑坐到地上,兩手用力的把頭發往上拔揪住,他逼得她太緊了嗎為什么她要逃避自己

    在他以為就這樣下去,一起攜手到全國各地走一遍,游歷一遍,創造他們之間的美好回憶,即使未能感動到她立刻愛上自己,至少也愿意接受自己,可是現在一切都成了空談。

    驀然,揪住頭發的兩手頓住了,慢慢地放下來,武耿之頹然的雙眸掠過一絲異彩,他怎么能就這么放棄了呢這完全不像他的個性,她逃避不就是明她也許已經喜歡上自己了嗎為什么他不去追,還在頹廢些什么又要等到她身邊再次出現另一個男人的身影的時候,才去后悔嗎

    不,他絕對不允許自己這樣就認輸的,眸子里熠熠生輝,只是當他想要撿回手機的準備收拾東西也跟著去的時候,表情一滯,手機被他砸爛了,撿起來組合了一下,發現屏幕已被他摔壞,無奈之下,他收拾好東西后便快速的去就近的超商重新購買了一支行動電話,再轉車去機場,也幸好他所住的地方離機場不遠,也因此,他料定席月不會去火車,因為這里的火車票沒那么容易快購買到,她的首選肯定不是火車,必定就是機場了。

    但是,當他抵達機場時,席月所在的航班恰好起飛,他還是來晚了一步。

    “。”武耿之忍不住爆粗。

    無奈之下,他只能等到明天了,否則他即使坐了其他航班兜兜轉轉的話,到時估計更是找不著她的人,真是讓他捉狂,她就走得那么干脆那么利,完全沒有一點的預兆,讓他措手不及。

    當然,他追不追上來,席月完全沒有想法,她此刻非常的后悔,后悔怎么買到這個座位,因為她身邊多了一個舌臊不已的男人不錯,就是男人她從來沒見過這么舌臊的男人,從登機開始就一直啊啊的,都已經過去了半時了。

    他居然還這么能,起他時候的豐功偉績,又起他讀書時各種戰績,更令席月無語的是他身邊的那個女人,居然很崇拜的不停地發出一聲啊哦,好厲害哦,你真棒的贊美聲,席月差點就想抓起一團紙團塞進那人的嘴巴。

    直到隔壁的人忍無可忍的罵道,“槽,有那事還來坐什飛機,怎么不去買一架私人飛機,吹噓得那么厲害還不是個弱智。”

    席月聽到這話,忍不住扭頭朝窗外捂住嘴巴笑起來,就怕笑出聲來惹事生非。

    雖然其他人大聲笑了出來,但是她不行啊,同一排坐著呢,怕被報復了。

    她悄悄地瞥一眼那男人,臉上漲得通紅的,又有點尷尬地拿起報紙擋住了別人的視線,那個女人倒沒事兒似的,聲安慰他。

    席月輕輕地吁了一口氣,總算安靜了,隨手抽出一雜志翻看,兩個時只要做點什么事就很快的過去了。

    到達了u省已是晚上十點了,她在機場坐了計程車直接去了u省有名的景區附近的酒店住了下來,好不容易的梳洗完后,已經是凌晨一點了,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機一直關機,還沒打過電話回家給爺爺,也不知道會不會打過來發現自己沒開機

    連忙開機,不消半刻來了幾通來電提醒信息,其中有慕勉的三個,家里五次,武耿之也有近十次。

    看看時間都是十一點左右來電的,現在已經一點多了,想著還是等明天再給家里打電話了,至于他們的,席月想了想便刪掉了。

    對于慕勉,她其實也心有愧疚,在那段婚姻中她也有做錯了,不該那么固執,不該追究他到底愛不愛自己這個問題,其實從他平時對自己的態度就已經知道也明白,他對自己的好,寵,憐都是出自真心的。

    確實,他是有騙自己,那她呢又何嘗沒有騙過他只是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錯誤時,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矣

    不管是婚姻,是愛情,能相守一生時,又何必去計較太多而她卻在擁有的時候不珍惜,失去了才驚覺,原來她是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被自己的固執害了自己。

    用力的把自己倒靠到床上,席月想,也許是她太幸福了,連老天爺都看不過,所以才會一直的任由任性的她把自己的幸福弄丟了吧

    想著想著,席月抵不住了困意侵襲,漸漸地睡著了。

    次日清晨七點半,依在睡夢中的席月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了,微睜開困得不行的睡眼抓到手機,也沒看到來電是誰,接通后把手機放耳邊閉著眼睛,聲音有些沙啞的,“你好,我是席月。”

    “席丫頭,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為什么把手機關機了”電話那端傳來中氣十足的質問聲。

    是爺爺打電話來了,席月頓時睡意去了一大半,揉揉眼睛回道,“爺爺,我昨天晚上在坐飛機呢,我現在到了u省,昨晚十一點左右到的,但是忘記開機了,后來一點多才看到,不好意思嘛。”

    “怎么又跑到那里去了,你的沙漠逛夠了”席曄納悶,她前天才什么也會在那里住多幾天的。

    “誒,我昨天碰到了暴風塵,怕怕的嘛,就臨時離開的。”席月聽到爺爺的話心一驚,連忙找個有服力的借口。

    席曄聽到了,也覺得那么危險,離開也好,以免發生意外了。

    又聽到席月那么晚才睡,也不打擾她睡覺了便掛了電話。

    席月也實在還很困,看時間也尚早,便又倒頭繼續想睡覺,結果電話又響了起來,她忍不住擰眉咒罵,“到底哪個混蛋打過來”

    結果她還沒罵完,看到屏幕上的兩個字,她后面的話便咽了下去,將散落到臉頰上的發絲撥開,嘆息了一下,還是接了電話。

    “早安。”

    “早安,我有沒有吵醒了你”慕勉忽然的意識到現在時間還很早,她應該還在休息。

    “沒事,我已經醒來了,你有什么事嗎”席月也不知道跟他要些什么,發現當她已經不再是他的妻時,兩人竟陌生到無話可的地步,即使她心里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以分享,可她卻已經不能給他聽了。

    “你,辭職之后,去哪兒了為什么沒有告訴我難道你就這么的不愿意見到我嗎”

    慕勉的聲音聽起來很急促,似乎他有些激動,席月微微地嘆息,低低地,“慕勉,你不要這樣,我并不是逃避你,我只是出來走走,不想待我不再年輕時,回望過去,自己的生活過得那么蒼白。”

    “是我不好,對不起。”慕勉低落的道歉完便迅速掛機了,也不知是因為怕聽到不好的話,還是怕自己控制不住的發怒。

    席月此時已經完全沒了睡意,她覺得自己已經變得很無情了,以前若是慕勉的聲音微微不開心,她都會軟語跟他撒嬌,也許現在的她的位置已然沒有了資格,她也認清了自己的位置吧

    而,現在反過來的卻像他總害怕自己不高興不開心會發怒似的心翼翼,給人的感覺就是她非常的大女人主義了。

    只是,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是不是

    唉她忍不住地長長嘆息,想那么多干什么她應該繼續睡覺,而不是想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倒頭又想繼續睡覺的時候,電話再次響了起來,她翻了翻白眼,是不是算準她的時間不過當她看到來電的號碼時,她忍不住樂了,原來是渺渺那家伙。

    “渺渺,你這么早不是應該在訓練場上被訓嗎”

    接通電話,席月還沒等她出聲便劈頭取笑她。

    “月,不好了,我哥他執行任務時,遇到危險的時候為了救戰友,他被炸彈傷到,送院的時候他已經昏迷了。”電話那端白渺渺抽泣不止。

    “炸彈”席月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她喃喃地重復著,抓住手機的手緊得沁出了汗來,維艱地開口,“渺渺,你是在騙我的,對不對行悠哥他怎么可能”

    “我怎么可能拿我哥的性命來開玩笑,如果你還有心的話,就趕過來見他,如果,如果”白渺渺已經不出后面的話來,她知道這完成與席月無關,就算大哥出事也與她無關,沒必要告訴席月,可是她不忍心。

    “你們在哪”席月突然清醒過來,冷靜地問。

    白渺渺一愣,仿佛沒曉得席月會這樣問,連忙道,“我們在u省中心醫院。”

    席月忍不住吁了一口氣,她現在就是在u省啊到底是巧合還是碰巧“我馬上就過去,你等我三十分鐘。”

    掛了電話,席月迅速地起來梳洗換了衣服,背上自己的行襄退了房,便招來一輛計程車直奔醫院去。

    而掛了電話的白渺渺久久回不過神來,席月她什么等三十分鐘她不是去拉撒哈沙漠了嗎就算是飛機也得兩個時才抵達得了吧除非除非她恰好在u省

    在手術室外等候的白渺渺以及其他幾位戰友,很焦急,也很緊張,可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但這樣的時間卻是最漫長,最難熬的。

    席月到醫院后,直奔急診手術室,看到守在外面一臉無助的白渺渺,她突然感到很心疼,有些澀澀地開口喊了她一聲,“渺渺。”

    “你真的在u省”白渺渺喜極至泣,同時心里更是痛上幾分。

    就在席月想要些什么的時候,手術室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名戴著口罩的醫生走了出來,幾個人跳起跑過去圍住醫生。

    “醫生,我們隊長怎么樣”其中一個焦急地問。

    “病人的左手臂需要截肢,如果不截肢的話會有生命危險。”醫生扯下口罩,面色平靜的對他們。

    “什么你要截肢你到底懂不懂醫術,你居然膽敢截肢你知不知道我們隊長他拿過多少勛獎嗎你就一句需要截肢就可以了嗎”那人揪住醫生的衣領面目猙獰質問。

    “老子要斃了你,截肢了就等于是廢了我們隊長。”

    “請你們冷靜,如果病人再不截肢的話,耽擱了時間,會有生命危險的。”醫生冷靜的,對他們的威脅沒有半點的害怕與退縮。

    “你們別吵了”白渺渺紅著雙眼,人群瞬間靜了下來,全部看向她,白渺渺咬緊牙定定的看著醫生道,“醫生如果有辦法就不會下這樣的決定,我們聽醫生的,我是病人的妹妹,我可以簽署手術同意書。”

    “既然家屬已經同意了,就請簽下字,我們馬上為病人做手術。”醫生迅速的讓里面的護士拿出手術同意書遞給白渺渺,她顫著手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待醫生進去后,她忍不住再次哭了出來。

    她要怎么向家人交待她現在都不敢往家里打電話通知父親,怕他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席月緊捉住白渺渺的手,緊咬著下唇,喉嚨像被堵住般,什么安慰她的話也不出來,跟著她默默地落淚。

    旁邊幾個大男人忍不住撇過臉去,不忍心看著這樣的畫面,其中一個臉上帶著一些擦傷的男人更是難受不已,若非隊長把自己推開救了自己,躺在里面的人恐怕是自己,也許會更嚴重,他害得隊長要被截肢,甚至不能再當jun人

    最后,白行悠是脫離危險了,送到特護病房,但依然昏迷不醒,醫生是撞擊到頭部才致使他昏迷不醒,也許一天,也許兩天便醒,最壞的可能就是成了植物人,這樣的話讓大家非常憂心忡忡。

    直到第三天他依然未醒過來,坐在病床旁邊白渺渺痛哭出聲,泣不成聲地問席月怎么辦

    席月抹了抹眼淚,啞著聲音道,“還是先通知家人,我讓我爸爸過來替行悠哥再重新做個檢查,我不相信他愿意一直這樣睡著不愿意醒過來”

    “我哥醒了,我哥醒了”還不等席月把話完,白渺渺喜極至泣地大叫起來,連忙起湊到白行悠面前,“哥,你終于醒來了。”

    白渺渺完后,立刻又跑出去找醫生過來。

    “行悠哥。”席月也掩飾不住的喜悅,緊捉住他的右手。

    白行悠看到席月,想開口話的時候,同時也發現自己的左臂沒了,還來不及漾開的喜悅,便被這個發現震驚到了。

    “行悠哥,對不起,為了保住你的命,唯一的辦法就是截肢。”席月很不安地告訴白行悠。

    他聽了之后沉默了一會,便閉上眼,面色平靜得讓人感到一陣心慌。

    席月看著感到很心痛,緊緊握住他的手,“行悠哥”

    “席丫頭別傷心,我沒死,明我很命大了。”白行悠睜開眼看向席月,被她緊握著的右手用力回握她,輕笑地安慰她,但卻掩飾不住眼中的失落,他的jun人生涯便到此結束了。

    還不等席月些什么,白渺渺拽著醫生進來了,席月深吸口氣,松開了白行悠的手讓出位置給醫生幫他作檢查。

    醫生給他做完檢查后,便問他,“頭還會不會暈”

    “有些許的暈眩,但并沒有很難受。”白行悠如實的告訴醫生。

    “你因為撞擊到頭部,有輕微的腦震蕩,只要不大動作搖頭不會有事的,但如果有暈眩嘔吐感,必須盡快告訴我們,以免加重病情。”醫生點了點頭,便囑咐他幾句后便離開了。

    忽然間,白行悠記起了席月應該是去旅游的,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但轉念一想,應該是渺渺告訴她的,便也沒有問出來了,轉望向白渺渺問道,“你還沒有告訴爸媽吧”

    白渺渺搖頭,怯懦地,“我不知道怎么開口跟爸爸媽媽,不敢打電話給他們,就打電話給了席月。”

    最后,白行悠親自打電話告訴了父母,白父白母得知自己的兒子差點沒命,甚至在病危的時候女兒還不給自己打電話,又氣又急,連忙從g省趕了過來。

    席家的人也知道后,席沛親自過來替白行悠看了看,不由得嘆了嘆息,看了當時的病歷,如果他當時在的話,也許就能保住了他的左臂,可惜了

    他的上司上校也特意的從g省過來探望他,準備替他安排一些后勤部輕松的事情,白行悠知道自己這樣子完全也沒辦法,默默地應了下來,上校臨走時拍拍他的肩道,“好子,別喪氣,我們還等著你回來。”

    白行悠笑著應了下來,知道自己被調整到后勤,忍不住地自嘲地笑了笑,即使是后勤他依然還算是個jun,不是

    到底他是無法放下那一腔熱血罷,他還這么年輕便這些都讓他感到極大的失落,只是人生,哪有不遺憾的

    突然,他的手被一只暖暖的手握住,他回過神看向手的主人席月,“席丫頭,你還沒回去”

    “行悠哥,別擔心,你還有我們呢。”席月安慰他道。

    白行悠一時心里五味雜陳,揚起唇角微笑,“我沒事,只是一時有些感慨而已。”

    “我們在一起吧。”席月突然道。

    她的話,猶一石擊起千層浪,白行悠呆住,腦中是一片空白,她一定是在開玩笑,或者是在同情自己,否則又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

    “席丫頭,這樣的玩笑不好笑。”他勉強地擠出一抹笑容,拒絕真的心動了一下下。

    “不,我不開玩笑,行悠哥,我想明白了,雖然我還沒能真的愛上你,可是我喜歡你,不是假的,其實你會拒絕我也是正常的,誰叫我是一個已經不完美的女人。”席月看著他,苦澀的笑著,忍不住的自嘲,她有什么資格提出這樣的要求

    他即使殘缺,他依然是一個優秀的男人,而自己卻什么都不是。

    “傻丫頭,你在我眼里是最好,不要這樣詆毀自己。”白行悠笑了,眼里溢滿了笑意,他賭了,即使她是在同情自己也好,安慰自己也罷,若能真的與她在一起,此生又有什么好遺憾的他畢生的追求,便是希望她當自己的新娘,不是嗎

    “答應了我,就絕不能后悔。”

    他緊緊在回握席月的手,柔聲地。

    席月看著他,很肯定地點頭,四目相對時,她感到臉頰陣陣發燙,有些羞窘。

    白行悠微微掀唇輕輕地低笑,微微用力將她拉向自己,席月有些驚慌失措,又怕壓到他的傷口,不敢亂動,卻讓白行悠有機可趁的抬手將她的頭壓向自己,他終于如愿以償的碰觸到了他渴望已久的紅唇

    一室的安靜,輕風拂上絲簾,遮掩那也到內隱不住的笑鬧糾纏。

    故事落幕,他的愛情不落幕,他相信,自己的愛情會一直在舞臺的中央,盡情演奏幸福。

    恰好到來的白父白母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相視而笑了,悄悄地退出了病房外,輕嘆道,“這兩孩子兜兜轉轉了這么久,終于在一起了。”

    “是呀,總算在一起了。”

    遠處,笑語喧嘩,在這大都市的某處角落里,正有人在低低吟唱著

    愛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

    你對我那么的好

    這次真的不同

    也許我應該好好把你擁有

    就像你一直為我守候

    親愛的人親密的愛人給力 "xinwu"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