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蟲群 >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三章 老人的心思
    辦公樓的會議室里,鄭良看著那些追隨著曹喆離開的人群,捏緊了雙拳,眼中涌起一股無法遏制的怒意。

    “張老為什么不讓我們去阻止他”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鄭良深吸一口氣,轉過身看向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的張建國,問道。

    房間內的眾人也紛紛附和,聚在這里的人都是張建國組建的班底,而他們此時卻也忍不住質疑老人的決定。

    之前鄭良就已經發現了曹喆他們的舉動,眾人打算前去阻止,卻被張建國給攔了下來。

    雖然不明白老人的打算,但是他們還是服從了張建國的安排,對于曹喆他們的行為聽之任之。

    然而,就在剛才,鄭良清晰的看到了曹喆看向他們輕蔑的眼光,似乎是在嘲笑著他們的懦弱,嘲笑著他們連去和他們爭辯對抗的勇氣都沒有。

    這更是讓他怒不可遏,忍不住想問清楚張建國的打算。

    “我知道你們心有不甘。”手指輕輕的敲了敲桌子,房間里的人們頓時安靜了下來,張建國接著道,“不過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好事基地的人被他帶走近九成,這也能算什么好事”聽到張建國的話,鄭良滿腦子的疑惑,雙拳攢的更緊了。

    “其實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曹喆他們不可能愿意去王棟那邊。”直起身子,張建國來到鄭良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著道,“那么借著他們的手,把那些一樣不愿意去的人篩選出來,也可以避免將來的不少麻煩。”

    “您老指的是”鄭良隱隱有些猜測,緊握的雙拳松了開來,問道。

    張建國背負著雙手,走到窗前,看著已經漸行漸遠的車隊,道“我們想去投靠王棟,首先得考慮他是否愿意收留我們,難聽點,到時候我們只能算喪家之犬,寄人籬下。”

    完頓了頓,張建國轉過身環視著屋內的眾人,道“在現在這個世道里,別人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來幫助我們,那么我們在尋求別人幫助的時候,是不是該先幫對方把自己內部的隱患解決掉”

    聽到張建國所,鄭良皺了皺眉頭“那,您的意思是,那些跟著曹喆走的人全是隱患么”

    “不全是,不過,現在也沒得選擇。王棟所表現出來的能力,大家都親眼所見,有所擔憂也是人之常情。而且就算是留下來的那些人,我也不敢保證他們就不會存在隱患。”張建國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但至少,現在的數量,已經在我們可以控制的范圍內了。”

    看了眼屋內思著,沉默不言的眾人,張建國接著道“我知道你們對于我選擇前去投靠王棟,也有所疑慮。不過你們或許不知道,相較于王棟,我更擔心的是奢比斯。”

    眾人看著一臉凝重的張建國,他們不明白,為什么這個時候他會提到奢比斯。

    對于這個從末世之后才開始流傳開來的名號,他們的認知算不上多,但是那個叫馮昊的祭司所展現出來的一系列神秘的手段,都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張老的沒錯,馮昊死了之后,我曾感覺到似乎內心里有什么枷鎖被解開了。那種感覺讓我心有余悸。”鄭良點了點頭,贊同了張建國的法。

    看了眼屋內一臉錯愕的眾人,張建國道“其實早在之前,周雄就已經和我過,奢比斯那個邪神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簡單。如果我們去工業區基地的話,無疑是自投羅,所以我們除了前去投靠王棟,別無選擇。”

    “好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也是時候出發了。”拍了拍手,張建國提醒了一下屋內還沒緩過神來的眾人。

    此時堆場上的人群已經自覺地聚集了起來,張建國他們來到這里時,才發現留下來的居然大部分是一些年輕人。

    “無論你們出于什么樣的目的選擇了留在這里,為了大家考慮,我還是和你們事先聲明一下。”張建國背負著雙手,立在人群面前,道。

    “相信大家從曹喆那里已經知道了,我們這群喪家之犬,將要去哪里。那么既然到了別人的地盤,就不要做出什么觸目的事情。否則,到時候,不用勞煩別人動手,我會親自把麻煩解決掉。”

    這些話從老人口中,用平淡的語氣出來,但是在眾人的耳中,如同轟雷炸響一般。

    “話已至此,你們也應該心里有數了。”掃了眼面前的眾人,張建國向著鄭良問道,“車子準備好了沒是時候撤離了。”

    “已經按要求準備好了。”鄭良點了點頭,答道。

    “那我們出發。”

    城市的另一邊。

    在王棟和他的“恐龍戰隊”加入后,蟲群的推進速度有了明顯的提升,那些喪尸被蟲群甩在身后,卻也越聚越多。

    他們一早便出了門,如今已經日上三竿,不過也總算來到了西郊。

    蟲群簇擁著的面包車上,薛芳注視著在前方的尸群中廝殺著的王棟,一臉的緊張,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雖然王棟和他們過,那些喪尸奈何不了他,但是她怎么也止不住內心里對自己兒子的擔心。

    王曉在一旁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安慰著自己的妻子,但是從他時不時投向前方戰場的眼光,和緊張的神色也看的出來,他也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輕松。

    不過王棟王棟此時倒是沒有什么壓力,揮舞著長刀收割著眼前的喪尸,公爵則在一旁幫他掠陣。

    “韋爵爺,一段時間沒有并肩作戰,你的皮又厚實了不少么。”看了眼在進化過的喪尸圍攻之下,雖然硬吃了好幾下攻擊,卻毫發無損的公爵,王棟道。

    公爵掙脫開拽著他的尸爪,一口咬斷了那只喪尸的脖子,在王棟的腦海中回應道“那些綠油油的狗糧我可不是白吃的,不過咱們搬家之前,我去找我埋起來的存貨,發現少了好多,你可得再給我點。”

    “埋起來的存貨是你記錯地方了吧”想到了之前主巢所,這些生物質會導致動物的進化,王棟皺了皺眉頭,“不過生物質別亂埋,我可不想因為你的原因,弄出一票什么奇怪的東西出來。”

    一陣沖殺之后,王棟發現前方的涌來的喪尸越來越少,王棟松了一口氣,天水公園近在眼前。快來看 "xinwu"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