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蟲群 >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 偷襲
    如今的情況,若是再不去想辦法抑制住奢比斯通過吸收負面情緒而瘋長的精神力的話,要不了多久,那種影響集群意識的干擾立場將會覆蓋住這里的所有蟲群,到了那個時候,后果不堪設想。

    至于這一波毒爆蟲,王棟隱隱有種預感,對付奢比斯,它們頂多只能算是一些麻煩,想要讓它傷筋動骨,可能沒有那么簡單。

    聲勢浩大的毒爆蟲潮汐,前赴后繼的向著奢比斯撞去。

    似乎是知道這些裹挾著強酸的腫脹異蟲擁有者足以威脅到它的能力,嚴正以待的觸須瘋狂的蔓延著,試圖阻擋毒爆蟲的腳步。

    “噗”“嗤”

    第一只爆裂開的毒爆蟲體內的強酸四濺而出,那些揮舞的觸手大面積的沾染上這些強酸之后,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那里消融著。

    緊接著,身后那些沾染著它強酸的毒爆蟲也前赴后繼的向前沖去,沖撞在那些觸須之上,濺開一朵朵瑩綠色的水花。

    密集的觸手也抵擋不了如同潮水一般,亡命前突的這些毒爆蟲,很快,那些攔路的觸須就被毒爆蟲腐蝕一空,在這道路徑之上,留下了一條強酸匯聚而成的河流。

    在損失大半之后,爆蟲的潮汐終于來到了奢比斯的腳下,滾動的毒爆蟲如同保齡球一般撞了上去,毒爆蟲爆裂的聲音和酸液腐蝕的聲音層出不窮,連成了一片。

    強酸腐蝕之下,激起了一層淡綠色的霧氣,久久不散。

    “雖然有用,但是效果還是太差了。”毒爆蟲造成的效果被王棟看在眼里,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一批毒爆蟲雖只是王棟的試探,不過也已有數千,而這樣的損耗換來的卻只是奢比斯五六十米高的身軀,稍稍下降了那么一節。

    這樣的手段王棟在先驅者體內的無面者身上見識過,雖身體被損毀,但是卻能夠以自己的身軀為代價而復原。

    毒爆蟲的這一輪攻擊雖對奢比斯造成了削弱,不過卻也只是杯水車薪。

    “所以,還是只能對那些可憐蟲下手了”蝎子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況,開口道。

    剛才王棟了這樣的話之后,蝎子就已經意識到了他指的是什么,奢比斯的詭秘手段,倒是打了王棟一個措手不及。

    在那樣的干擾立場作用之下,蟲群的實力大打折扣,若是讓這樣的干擾立場繼續這樣擴散,要不了多久,光是調配蟲群,就足夠讓王棟焦頭爛額。

    而阻止這種情況發生的關鍵點,便是濕地公園之中的那些人類幸存者,蝎子借用眼蟲已經發現了那里的狀況。

    一群人如同傀儡一般,麻木的面朝著奢比斯的方向,跪伏在那里。

    而他們所產生的負面情緒已經濃郁到匯聚成一條河流一般,向著奢比斯涌去。

    “我們沒得選擇,因為,我們沒有時間,沒有辦法去讓那些人清醒過來。實話,我是了解當初阿爾薩斯的處境了。”王棟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當這些平民必將為敵人效力的時候,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把這些危險因素扼殺在搖籃之中。”

    “無可厚非。”蝎子點了點頭。

    “我該幸好這里沒有吉安娜和烏瑟爾,對么”王棟苦笑著道。

    “然而我并不知道你的這些人是誰,只是單純的贊同這樣的處理方式罷了。”蝎子皺了皺眉頭,接著道,“那些人與我有關,我有責任送他們最后一程。”

    “怎么”王棟疑惑的看著蝎子。

    “奢比斯之前讓我控制住這一批幸存者。我一開始也不知道到底為了什么,現在才看清楚他的所做所圖。”蝎子攥緊了雙拳,開口道,“那個雜碎就是把這一批可憐蟲當做是他破土而出之后的第一口食糧。”

    “奢比斯剛開始的時候,嘗試過強行控制我,在他連通我的思維之時,我也同樣在他的思維之中觸碰到了一些零碎片段,其中一點就與如今的情況有關。”

    “他的扭曲外貌也是一種蠱惑人心的手段,看到他真身的這些人,意志將會逐漸的受到他的影響,喪失理智,被他所控制,只有少部分能夠通過自身清醒過來。而那些可憐蟲顯然不在這個行列。”

    “怎么,這些幸存者也是因為我的緣故,而變成了如今這個樣子,那么讓他們得以安息,就是我的責任。”

    看著一臉鄭重的蝎子,王棟點了點頭“只能這樣了。”

    “人命在這樣的世道之中,是再廉價不過的東西。況且,我也不是第一次舉起屠刀了,不是么”蝎子灑然一笑,身體憑空懸浮了起來,骨翅一展,向著濕地公園的方向掠去。

    目送蝎子遠去,王棟轉過身,看了眼周雄“你居然沒有發表意見”

    周雄苦笑著道“大是大非之間,我還是有做出正確判斷的能力,雖你一開始要做一次劊子手的時候,讓我有些”

    他的話還沒完,王棟清晰的在周雄的臉上看到了一絲驚愕,緊接著他感覺到了背后一股灼熱的氣息突兀的出現,緊接著,利刃劃過的呼嘯聲讓他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幽能凝聚成的護盾瞬間在王棟的背后成型,顧不得轉頭去看背后的偷襲者到底是誰,腳下用力一踩,身體瞬間向著前方沖去。

    即便是反應及時,那層幽能護盾也沒有支撐的住,瞬間破裂開來,灼熱的利刃擦著王棟的背部劃過,一股子烤肉的焦糊味瞬間冒了出來。

    僅僅只是刮擦了那么一下,王棟的后背就已經被劃開了一道焦糊的口子,若是反應稍微慢了那么一絲,可能王棟就會被一刀兩斷。

    即便是再強的恢復能力,在那樣的情況之下,王棟的性命也將難以保全。

    后背的劇痛和劇烈的后怕,讓王棟的額前布滿了冷汗,意識瞬間溝通上眼蟲,探查周圍的情況,卻發現偷襲者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那是什么鬼東西”

    “出來你可能不信,好像是大惡魔”添加 "hongcha866" 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