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蟲群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九章 憎恨
    目睹了這一切的王棟目眥欲裂,一面催促著身下的異龍加快速度,一面通過集群意識溝通著蔣慶楠五人。

    然而雖他腦海之中,代表著蔣慶楠他們的光點仍然閃爍著,但是,他的溝通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無反應。

    出現這樣的狀況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他們此刻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無法回應王棟的呼喚,而蔣慶楠他們通過蟲群的改造,此刻的身體素質已經超出常人數倍。

    即便如此,他們都已經是現在這樣的狀況,而想到僅僅在之前經受了阿巴瑟基于以不改變人類的基因為前提的強化,只比常人高處一線,身體素質遠不如這五人的父母,王棟的心瞬間涼了下。

    異龍高速飛行刮起的罡風在耳邊獵獵作響,而周雄則在那里支撐著靈能護盾,勉強的支撐著,以免一個不穩,被罡風刮下去。

    蝎子已經并入了蟲群,她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感受到了集群意識之中充斥著王棟所散發出來的悲傷和憤怒,擔憂的看了眼身前的王棟。

    她知道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任何人前去安慰都無濟于事,若是王棟的父母沒事還好,可是一旦發生了最糟糕的情況,那么對于王棟來,可能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在那之后,他面臨的極有可能是另外一條道路

    當異龍抵達王蟲的墜落點之時,王棟的身體因為不安而變得有些顫抖。

    此時王蟲如同一灘爛肉一般,撲塌在地面上,殷紅的血液從裂口處流出,匯聚成了一大片血泊。而它身后不遠,便是能源爆破之后所形成的,一眼望不到邊的巨坑。

    王蟲憑借著源自于先驅者的浮空能力來支撐它龐大而笨重的身軀飛行,一旦它遭受重創,甚至身亡之后,沒有了自身能力的支撐,即便是只剩下一半的身軀,也不是那四頭異龍能夠拖拽的動的。

    而它們勉強拖拽的結果便是隨著王蟲一起硬著陸在地面之上,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異龍減緩了速度,來到了王蟲的上空,開始降低高度,可是還未等異龍落地,王棟就縱身躍下。

    王蟲的身軀因為是中空,失去了對肉體的支撐,此刻它成扁平狀癱軟在地面上,其上唯一凸起的地方,就是王蟲運載腔室的所在。

    那是考慮到運載腔室內的異蟲抵擋不了王蟲肉體的壓迫,而做出這樣的改造,那里有著王蟲體內唯一稱的上堅硬的骨質外壁。

    撕扯開覆蓋在腔室缺口的王蟲肉體,王棟走了進去,漆黑的環境對于他來并沒有造成任何阻礙,他的眼中琥珀色的幽能閃爍著,將腔室內的狀況一覽無余。

    蔣慶楠五人此刻仍然保持著一手嵌入腔室的內壁的姿勢,而蔣慶楠和顧周各自拽著王曉和薛芳的手臂,不過因為墜落所帶來的劇烈震蕩,他們的手臂此時甚至都已經有了嚴重的扭曲。

    身體素質僅比常人高出一線的王曉和薛芳,此時已是癱軟在了那里,鮮血從他們的口鼻之中滲出,在墜落過程之中導致的失重讓他們兩個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這使得落地之時的強大沖勢帶來了可怕的后果。

    王棟全身顫抖的看著自己的父母,憑借自身的靈能感知,王棟就已經知道了他最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迅速的從懷中掏出兩瓶之前收集的蟲后哺液,擰開蓋子灌入父母仍在滲血的口中,不過對于外傷無往不利的哺液此時也失去了作用,他的父母此刻并沒有什么外傷,他們受到的傷害更多源自于內在,骨骼扭曲,內臟破裂,顱內出血,蟲后的哺液對此也毫無辦法。

    “不會有事的,一定還有辦法,一定還有辦法”王棟嘴里不停的念叨著,他完全無法接受這樣殘酷的現實。

    手中琥珀色的幽能閃爍著,他握住父母的手,把幽能的灌輸到父母的體內。但是這一切卻只是徒勞,無論王棟怎么努力,幽能如同石城大海一般,并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但他卻依然沒有停止幽能的輸出,仿佛還在期待著奇跡的發生,雖有著蟲群的供給,但是他的幽能卻也不是無限的,他還在不斷的透支和榨壓著。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知道了再也不會有奇跡發生,王棟的情緒開始變得崩潰起來,無邊的憤怒和憎恨開始縈繞在他的心頭。

    對于穆利亞的憤怒,若非是穆利亞,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末世之前的生活雖枯燥乏味,但是現在想來,卻是那么的令人向往。

    末世之后,已經有太多的家庭妻離子散,陰陽永隔,王棟以為看慣了這一切,不過真當這一切發生在自己身上之時,他這才對導致這一切災厄的源頭的產生了真正意義上的憤怒。

    而他的憎恨卻是對于自己而言,在得到異蟲之后,他原以為,自身和父母的安全已經得到了一定的保障,強悍的蟲群所沒有讓他膨脹,但也讓他產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懈怠。

    現在想來,他之前忽視了太多東西,他原有機會讓父母脫離這片旋渦,不別的,哪怕僅僅只是把他們帶離江陽,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而他也因為一些可笑的原因,拖累了蟲群發展的腳步。僅僅只是為了自己那愚蠢的,作為人類的堅持,讓蟲群的初期發展步步受阻。蟲群原早就可以發展的更加強大,若是那樣,奢比斯更不可能有破籠而出的機會。

    他緩緩的松開緊握住父母的雙手,搖晃著直起身來,把父母的遺體逐個背負了出來,雙手刨出了一塊墓地,把他們合葬在了一起。

    做完了這一切,王棟深吸一口氣,仰起頭來,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哀嚎。

    原枯竭的幽能因為他情緒的劇烈波動,再次在他的體內翻涌著,緊接著透體而出,琥珀色的光芒照亮了這片夜空。曇花一現之后,瞬間消散。

    發泄完之后,一口鮮血從王棟口中噴出,眼前一黑,暈了過去關注 "hongcha866"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大乐透历史145今天开奖号